官方重锤落地千万主播瑟瑟发抖!直播间最疯狂的骗局要凉了!

作者:admin发布时间: 2021-09-14浏览次数:

  时代高速发展之下,顺着一根根网线让平日素未谋面之人的生活开始有了交点。开心、快乐、惊喜、刺激,在网络世界中寻找认同感的同时,也催生了一波又一波的“打赏经济”。

  然而当网络直播经历了长时期的野蛮生长后,或许是瞥见了暴利的机会,直播间里为了获取高赏金而“无所不用其极”的主播不在少数,可如今愿意为他们烧钱的“榜一大哥”却越来越少。

  据报道,近日关于直播行业的新规《网络表演经纪机构管理办法》已经开始实施。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新规中有这样一条消息:“规定网络表演经纪机构不得以虚假消费、www.159345.com。带头打赏等方式诱导用户消费”。

  正如业内人士所言,虚假打赏营造氛围、礼物排名制造焦虑,当惯用的洗脑手段没了生存之地时,如今直播间里的各种榜单也将迎来一次大规模整改与洗牌了。

  事实上,这并非官方第一次重拳出击。早在2020年,官方便通过设置打赏冷静期、限制单笔打赏的最高额度以及利用人脸识别未成年人等方式,来约束种种乱象。

  从“人类高质量男性”造梗人徐勤根被封杀,到网红铁山靠、惠子被央视点名,随着厘清直播生态的外部监管愈发严格,那些为牟利践踏法律道德底线的直播间,必然会成为动荡中的牺牲品。

  “秀场直播今年的压力比较大,不是说秀场直播不赚钱了,而是行业的重点都在直播带货”。

  诚如业内人士所言,如果说2016年是中国的“直播元年”,那么之后的两年时间便是直播带货的高速发展期。

  据悉,早期的“秀场直播”曾一度被定性为“荷尔蒙经济”,通过直播间里俊男靓女的高颜值与时不时哗众取宠的段子、擦边球,裹挟人们的猎奇心理获取大批流量,进而通过打赏等方式变现。

  可谁知,经历了高速发展后的直播电商异军突起,缔造出了一条比游戏直播、PK直播更有效的变现路径。

  据相关数据显示,如今购物已经变成了直播用户的主要消费方式,看完直播后点击第三方电商平台购物的用户高达51.6%,在平台内置电商中购买商品的用户达48%。

  不难看出,直播带货的风口之下,原本以“唱跳、聊天、游戏+打赏”为主要模式的娱乐直播已从红利期进入疲软期,而原本那一批热衷于“打赏主播”的用户也随着消费习惯的转移流向了内容更优质的短视频与带货直播间。

  就像古时人们可以为了看到一出精妙绝伦的手艺表演而扔出一两个铜板,生活娱乐异常丰富的今天,人们依旧可以为对他人的创作或服务表示赞赏而掏钱。

  B站上的“一键三连”、斗鱼直播间里的“飞机火箭”、微博中的“付费问答”,伴随着新传播方式的发展,“打赏文化”对于如今的人们来说早已不再陌生。

  据相关数据显示,在2016年,国内泛娱乐直播市场规模就已经达到了208.3亿元,同比增长180.1%,到2017年已突破400亿元。这意味着,在网络直播打赏的市场中曾蕴藏着巨大的商机。

  然而,伴随着直播行业的蓬勃发展,入局者纷纷的背后,也不乏有大量有心之人为牟取暴利,用一些违背公序良俗的方式博取眼球。

  利用直播变相进行赌博、打色情擦边球、编造故事造假卖惨,种种套路的背后,“打赏”正在从一件看似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变成部分“网红”的敛财工具。

  就在今年8月,一名来自上海的何先生报案称自己结识了一名女主播,她先是利用婚恋借口将自己骗进交友平台直播间,再通过直播间小号烘托与他人PK氛围,诱导粉丝不断冲击“榜一大哥”的位置,仅3个月,他便因此花光了25万。

  据报道,这些所谓的“打赏PK”女主播们实际上是利用直播氛围诈骗圈钱的犯罪团伙,警方侦查后,共揪出了涉案嫌疑人364名,涉及全国各地被害人达220多人,涉案金额超450万。

  无论是PK直播,还是聊天直播、舞蹈直播等,纵然包装的方式多种多样,但其变现的途径都离不开直播间里的“礼物排行榜”,也就是平台所谓的“打赏”。

  例如花椒直播间里,打开送礼物按钮:小茶点176豆、我爱你18888豆、海洋之心2999豆,这些所谓的“豆币”都需要现金充值。由于直播间里的排行榜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变动,想要一直榜上有名,便意味着要不断地烧钱送礼物。

  除了借助PK对决拼命鼓吹粉丝送礼帮助自己“赢一局”之外,有时主播背后的运营团队也会假扮粉丝刷高额礼物,再配上主播时不时的甜言蜜语,进而骗取观众们跟风打赏。

  “公会会根据每个‘主播’的潜质,在起步阶段等关键时刻帮主播‘刷礼物’。这也是公开的秘密。”

  正如一名主播小爽曾向记者透露到,她所说的“公会”为直播平台下的二级组织,由主播与粉丝共同成立,负责帮助平台解决主播来源及运营管理。

  一场直播的收入,主播赚35%,公会提成5%,剩下60%为平台的收入。因而,当三者站在同一利益链条下,不免有些公会与平台为了主播的高赏金在背后推波助澜。

  种种套路之下,不禁让小编想起《让子弹飞》中的一句台词:“得先让豪绅出钱,带着百姓捐钱。豪绅捐了,百姓才跟着捐。钱到手后,豪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账。”

  诚然,比起不在乎这点小钱的富豪,在直播间礼物榜上疯狂“冲锋陷阵”的除了主播团队自己人,更多的还是没有消费能力却依旧坚持“激情打赏”的用户。

  更可怕的是,在这些看直播看“上头”的用户中,还有许多对“是非对错”未形成清晰认知的未成年人。

  据报道,近日一名来自云南的15岁学生小袁因过分沉迷网络游戏,未经父母同意,在3个月的时间内为游戏主播打赏25万元,事后还偷偷删除转款短信。

  当父母发现自己辛苦多年攒出来的血汗钱被挥霍殆尽时,即便第一时间报案并联系平台,最终也只追回了19万余元。

  “为打赏主播挪用公款700余万元”、“16岁少年两个月打赏主播40万”、“男子贷款打赏主播90多万”……

  近年来,因打赏主播而发生经济纠纷的案件频见诸媒体端。据悉,在百度输入关键词“打赏主播”,更是可以查找到相关搜索结果17,800,000个。

  无数因打赏而“错轨人生”的背后,或许最初只是出于送一个小礼物就能得到主播回应的开心,但当金钱与时间完全让位于情感后,随之迎来的便是无尽的深渊。

  无疑,负面新闻的层出不穷,打赏直播间的乱象丛生,必然会引起行业内更严格的监管风暴。但就像外部的监管也有照顾不到的暗角,真正能够及时止损的钥匙在自己手中。

  倘若扼杀不了那些以造假套路为生的人,就永远止不住直播间中轮番上演的骗局。

  伴随着外部监管愈发严格,高额打赏被限制,虚假引流走不通,再加之娱乐直播红利期的“退潮”,主播及直播平台之间的生存之战也愈发激烈。

  从以往的娱乐直播到如今的带货直播,网红经济的效应犹在,风口变更不过是旧酒换了新瓶,其最终目的还是为了打开“目标用户”的钱包。

  在优质输出挂钩竞争力的时代,以往那些只想着博眼球割韭菜的主播必然会在市场的选择下成为最先出局的那一个。